北京丰台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欢迎您! 北京丰台区少年宫欢迎您!
 
 
 
 
 
 

  

赴“杨百翰大学”学习心得

   

    2006年的2月我们一行四人前往美国犹他州的盐湖城来到久负盛名的杨百翰大学,参加“高级艺术管理研修班”一时两周的学习。主要策划人黄佳敏(原北京舞蹈学院,现任杨百翰大学人类健康与艺术表演院教授),认识黄老师是在北京舞蹈学院的50年院庆,我有幸带着学生们去参加学院的院庆演出,当时黄教授是被学院从美国邀请回国做一次讲演,就在那次的演讲会上,我第一次听到,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不同的艺术教育理念以及它的先进性,很为我这个在北京舞蹈学院曾经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大学生感到震惊。这次能有机会实地的去学习去切身感受,我深感荣幸。
     下面我也非常想与大家分享我这次的学习心得:

    一、思考“他们”所以强大背后的支撑理由与我切合实际的少年宫儿童艺术教育的影响

    首先,BYU认为的教育到底是什么?与我们有什么样不同?他们认为:教育是人类智力和情感的充分开发和提升这是艺术教育极为重要的意义。以舞蹈为例,就是舞蹈这门艺术,是来培养有探索和进取精神的表演艺术家、编导家、教育家和理论研究家。让学生有能力把学到的技能和知识更好的整合、理解并创造性的表现出来。
那一定会有老师问,我们少年宫的孩子们离这家那家还有点远,孩子嘛。其实殊不知孩子的是世界那样的丰富多彩,孩子是一张白纸可塑性很强。在BYU我们看到了一家三姊妹的自己创作的舞蹈他们自己准备音乐自己设计动作,令人吃惊的是最小的只有六岁。这让我也在自己的教学上不得不再一次的要进行深刻反思。老师在课堂中不是唯一,老师是一个引导作用,给一个范围让学生充分的发挥他们的自由度,这一点使我受益匪浅。
另外,加强沟通。在BYU大学他们为了更好的做适应人类教育的教学方法,设有五个社区十七万名学员的合作教育。就是在首先在大学来制定、研究出一些有效于孩子的教学方法,再进入中小学,由中小学的教师进行实践,之后再回到大学反馈,好的教学方法继续沿用不适合则再研究再制定。这么一个庞大的体系,是需要教师间很好的配合很好的沟通,从而不停的改变教学方法来适应人类的学习。一门科学有效的课,是由许多老师智慧实践的结果,大家一起合作来探讨达到那个最后的目标,这样学生才能成为最终的受益者。
    二、通过在BYU大学的舞蹈方面的学习,体会针对少年宫儿童舞蹈艺术教育的点滴思考与警示。
       首先,在BYU大学的舞蹈教育方面的学习,让我记忆犹新的难以忘怀的一点,是他们在对于舞蹈学生身体条件方面是毫无限制的自由的去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舞蹈,而不是舞蹈去选择学生。在BYU的一堂现代舞技术课上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就是一名“侏儒”的学生也在其中,甚至在整个教室的第一排正中间。霎那间我被眼前的情景吓到了,他们所说的自由、平等、尊重,在这一刻集中的体现着。这让我不由得想到中国的舞蹈教育,在舞蹈方面对于学生的身体条件极为“苛刻”,确实扼杀了许多很想学习舞蹈孩子的梦想。我也是被熏陶的对象,因此,在少年宫的课堂学习中,虽然我们没有条件的接收学生,但其实在老师的内心中还是有一杆无形的秤,条件好的学生就会多吃点“偏饭”,不能真正的一视同仁,这样也会在孩子幼小的心灵中造成很大的伤害。
另外,我们在BYU大学曾上了一堂“安全训练法”的课,也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和启示。舞蹈有别于其他艺术的一点,它是由身体运动来进行艺术行为的。如果不科学的进行身体训练和教学,就会影响孩子的一生,对孩子的今后的成长发育造成极为不良的后果。但科学的方法可以不但不会影响到孩子的身体,还会加长他们的艺术生命,可以帮助学生促进优点,掩盖缺点,使之成为一个优秀的舞者。比如,对于学生的脚趾而言,从骨骼看,有的学生天生的条件五趾很短,有的学生则长,那从科学的角度来讲,五趾长的稳定度就高。那舞蹈老师能了解到这方面的科学依据的话,就会帮助学生通过对动作的调整,避其短,扬其长,从而增强孩子的艺术表现力;另外在舞蹈上课的顺序方面。在上课前的热身,我们应该有怎样的一个标准呢?因为每个孩子的体质的不同,老师要根据其科学的训练依据来掌握学生的动作幅度等等;在对于孩子的柔韧度的训练上,BYU主张一定是在快结束课的时候再进行这方面的训练,而在8岁以前的孩子要少练开胯这一动作,他们虽然看上去很美,但其背后存在着危险。在我们的课堂上因为教师在舞蹈训练上的科学性了解的甚少,殊不知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训练背后的危险性。我们的不深刻的研究,会对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更甚至家长也不懂所以然,回家后也会照搬老师的错误的训练“准则”还在强迫孩子练习,这是非常可怕的恶性循环。
    以上,就是我在这次学习的点滴体会,希望在给我带来思考及警示的同时,也能给您带来一点启示。
  (文艺部  徐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