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丰台区青少年活动中心欢迎您! 北京丰台区少年宫欢迎您!
 
 
 
 
 
 

  

美国艺术教育的特点和启示

   
    一、对美国教育的印象

    美国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既耳熟能详又陌生的地方。当我们初次踏上美利坚合众国犹他州的土地时,映入我们眼帘的是蓝蓝的天空,白白的雪山,绿绿的树木,青青的小草。那里空气清新,自然风光美丽,一切非常安静、人们的生活休闲舒适,生活品质很高、精神生活非常富有;人与人之间比较友善、和平、真诚,许多人都有着自己的信仰。在短短的两个星期里,有大约20名左右的教授为我们授课、讲座,我们在学术上、专业上、甚至生活上有许多的问题和困难一旦提出都得到了耐心的解答和真诚的帮助。在2月13日“情人节”前夕,七十一岁高龄的沙拉丽·吉布院长还为我们每个学员都送上了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并邀请我们观看了一场由当地合唱爱好者组成的合唱团演唱的以“让人类充满爱”为主题的音乐会。除此之外,我们还观看了由杨百翰大学现代舞团、国标舞团、芭蕾舞团、国际民间舞团、合唱团、青年大使歌舞团表演的舞蹈、合唱、音乐剧等近十场演出。这些演出,场场使人震撼,多少次我的内心在升腾着兴奋和激动。
    杨百翰大学很重视艺术教育,在他们的理念中,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艺术教育是整个教育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并且他们提倡将艺术教育的手段运用到其他学科及领域中,他们主张:“教育的目的就是赋予身体与思想最完美、最理想的能力。”美国的教育方针是:开发和培养个人的潜能;使学生了解自己进而了解整个世界;培养自我意识;理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及作为公民的责任。 他们还认为:随着科技文明的不断发展,人们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越来越多,在发展物质文明的同时,更不能忽视人类的精神文明教育。虽然他们和我们有着不同的社会制度,但他们很重视人的思想道德和诚信教育,在鼓励个性发展的同时,他们更加强调集体主义和与人沟通合作。当然教育还是需要最基本的手段和方法,没有了科学技术作基础的教育是无法想象的;但没有了艺术的教育则是非人性的。

    二、美国教育的特点

    1、在他们教育中,非常重视学生的动手实践能力和创造能力的培养。在他们的教学活动中,有几点对我印象很深:在他们的排练室我们看到了学生自己编排的舞蹈;在他们的服装制作间,我们看到了由学生自己设计制作的演出服;在他们的电视制作中心我们看到由学生自己拍摄制作的电视片、动画片;我们看到了学习美术的学生为福特汽车公司设计的未来他们想象的新款汽车。而教师在这些活动中,只是参与、指导或为学生提供帮助。
教育不是事实与技巧的堆砌,是特别的思想、实践与感受的融合体。约翰·海瑞斯曾经说过:“真正的教育就是发现,而真正的教师是一个探索者。”
    2、在对教师的评价中,更加关注的是学生学到了什么而不是教师教了什么。学生的学习从他已知的或熟悉的知识作为突破口,进而引发他还想知道什么,最想知道什么的好奇心和求知欲。而我们一般却认为学生学习的过程是从不知到知道的过程。
    3、他们的整个教育已成为了一个系统。从学习知识——掌握知识——运用知识——研究知识——验证知识——创造知识——传播知识(输出知识)已构成一个有效的良性循环系统。而且这个系统在整个运做的过程中通过与其他大学、中小学以及周围社区的共同合作,不断的实验、修改、完善、提升并纵横延伸拓展。
4、他们的教育是立体的、多方位、多角度的。他们的学科和学科之间是交融的,也就是他们会在艺术类课程中,渗透天文、地理、科学、人文等方面的知识。这使我想起了两年之前我宫美术教师刘铁汉老师辅导的“中华民俗风情展示”系列活动辅导方案(之二)和钢琴教师王小蓓老师辅导的音乐基础知识“小小作曲家”创作活动辅导方案,在这些方面都做了大胆的尝试。但我们欠缺对这方面经验的总结、完善、提升和推广。
    三、我们的思考
    在我们的教育教学以及工作过程中,虽然也在提倡创新,但真正又有多少人去做了呢?我们的教学还是传承着一种灌输的模式,学习器乐的孩子拿着器乐、学习唱歌的孩子拿着歌本、学习舞蹈的孩子拿着鞋子进教室,等待着老师的传授,他们学会了就ok了,学会了就是好学生。试想,久而久之,他们还有自己的思维和想象吗?他们最终很有可能成为技术上的高手思维上的低能。这样的学生只是一个机器,具备着拷贝和复印的功能,我们教育的真正目的是教学生会学,而不是学会,要把开启知识大门的钥匙交给学生。多少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关于一桶水和一碗水的问题,有人说,要给学生一碗水,教师要有一桶水;有人说,教师要成为一个泉眼,有源源不断的水;有人说,教师要引领学生一起寻找泉眼;还有人说,应该把寻找泉眼的方法告诉学生,让他们自己去找。其实,人生的真正价值在于创造,创造能力是人的能力中最重要、最宝贵、层次最高的一种能力。学习不仅仅是继承前人的知识,它更是继承与创造的交融。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如果学生在学校学习的结果是使自己什么都不会创造,那他的一生将永远是模仿和抄袭。”未来社会对人才的标准不是看他掌握知识的数量,而是看他驾驭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尤其是看他的创造能力和对社会所做的贡献。
    20多年前(1979年),中国的一个教育考察团到美国中小学考察后得出结论说:美国中小学生学习不刻苦、玩心太重、整天异想天开地搞发明创造、基础知识不扎实。能得到的结论就是:美国是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不久,美国一个教育考察团到中国考察后也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中小学生学习勤奋刻苦,每天起床很早,除了课堂学习外,课后还要做大量作业。得到的结论是:中国孩子是世界上最勤奋的孩子,中国是一个很有希望的国家,20年后中国必将超过美国。20年过去了,现实与考察团的结论正相反。美国在这20年中出现了六位诺贝尔奖。作为公认的最有权威的世界大奖——诺贝尔奖获得者,代表了当代最先进的科学文化。据统计,百年来已有30多个国家的600余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涉及到物理、化学、生物、医学的得主有460多位,中国人只有六位,而这六位都是外籍华人,没有一位是在中国本土工作的科学家。这与我们那些中小学生在奥林匹克竞赛中大把大把地拿金奖、银奖的状况形成了极大的反差。这其中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教育的原因,我们的民族在创新的路上落伍了。日本虽然本土很小,但在经济上却是一个大国,他们占有世界40%的发明专利,他们每年都要举办发明节,迄今为止已经举办了50多届了。我国有十三亿人口,但每年发明专利的数量仅相当于日本东芝公司 6万员工每年的发明数量。作为一名教育者,我们的任务很重,我们要赶超世界发达国家,就要培养和造就千千万万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的“创造型”人才,而“创造型”人才的培养需要有一支“创造型”的教师队伍包括管理队伍。(文艺部部长    赵俭)